【汪云青专栏】到底谁才能最高效地配置资源

原创 时间:2016-06-28 15:10

“我们要尽最大限度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希望这句话不要只是停留在口头上,不要最终沦为“尽最大限度干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我们要尽最大限度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句话青主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但是很遗憾,说归说,我们每天实际所见,却总是被行政干预那只有形的大手,把市场像面团一样搓来揉去,一会儿搓成个S形,一会儿揉成个B形……

先是对所谓的新能源车大肆补贴,补贴不见成效,乃对普通汽车限之、禁之(不给上牌),终于逼着消费者买了一些新能源车,中国也一举成为世界新能源车第一大市场,主管官员们个个弹冠相庆。然而,不幸的是,又爆出“新能源骗补”的丑闻来。

于是几大部委风风火火地誓要打击骗补,然而不过是让地方政府终于有了借口可以暂时停发新能源车补贴——地方财政早就不堪重负了,而骗补的遭到了什么样的严惩,似乎还没有听说。

其实不必怪人家骗补,那么畸形的补贴政策,那么大的政策漏洞,那么巨额的真金白银,这个诱惑一般人谁禁得住啊?真正佳人坐怀而不乱的,千古以降也仅柳下惠一人而已嘛。

为了防止大家钻空子,政府也是蛮拼的,各种堵漏、补锅,忙得不亦乐乎。比如上海,PHEV是在鼓励范畴之内的,但很多消费者买了PHEV,只加油而从不充电,于是政府规定必须有充电桩才能买PHEV,可是前不久我在上海问一个买了比亚迪秦的车主,他说他压根就没有充电桩,也从来没有冲过电,“经销商可以搞定一切”,他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民群众在这方面的智慧从来都是源源不竭的。

政府不信邪,继续出招,规定PHEV油箱必须小于40升。青主看到这样的规定都快笑哭了,那厂家就把油箱改成39.9升呗,这有什么难度么?加满油,也够跑个四五百公里了,还是比充电方便多了,因为加油站遍地都是。接下来,上海政府还会憋什么样的大招,我就不得而知了,难道会最终取缔上海市区的加油站,让你压根就加不了油?

其实,这些劲都是白费。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釜底抽薪,取消价格补贴,改为在使用阶段进行优惠——比如免费充电。过高的价格直补,除了鼓励更多的人成为骗子,也许并不能鼓励出真正优秀的电动车企业和产品来。杨裕生院士就曾痛陈电动车补贴政策之弊,他举例说,没有补贴之前,一辆12米的纯电动大巴售价是160万元,然而在拿了国家100万补贴之后,车的售价居然提高到了260万元!杨院士说:“补贴政策不改革,电动汽车就不能健康发展!”

新能源,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作为新能源车的一种,纯电动车的技术门槛非常低——这也是一夜之间那么多人跳出来要做电动车的重要原因,你让他们做一个氢燃料电池车试试!政府可能也明白了,补贴了半天,鼓励了一堆毫无可持续发展潜力和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和产品。既然电动车的关键是电池,那么就直接鼓励电池吧。于是,工信部又发布了汽车动力电池企业目录,一共三批25家,规定:凡是使用了目录以外动力电池的新能源车,从今年5月开始不再享受补贴。

这似乎是在补之前政策的漏洞,但实际效果恐怕又会适得其反。

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为什么总是比行政干预要高?因为市场不讲任何情面,只追求效益的最大化。

车厂,无论丰田还是大众,很少自己生产电池的,那么用哪家的电池,这个主动权应该还给企业,而不能由政府越俎代庖——这就是让市场来配置资源。主机厂都选用国产的动力电池,中国动力电池行业技术就能进步?就能赶上世界先进水平?结果可能恰恰相反,因为任何对落后的保护,最后都是更加落后。这一政策可以预见的结果是,国内动力电池的水平离世界先进会越来越远,而中国产的电动车也会在市场上失去竞争力。

“我们要尽最大限度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希望这句话不要只是停留在口头上,不要最终沦为“尽最大限度干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分享到:
3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