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局中的新能源汽车小镇

原创 文/北岸 时间:2019-06-06 9:47

嗅到了机会,自然也面临着风险。进退之间,这又成了地方政府必须承担的一个赌注,所有的玩家在权衡了利益天平的两端后,都已经做出了赌局中的游戏选择。

在位于广东佛山的顺德新能源汽车小镇,地产巨头碧桂园的展厅里悬挂着很多新能源汽车的零配件,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也许会有置身现代工业艺术展览现场的错觉。

这个展厅是一个缩影,项目启动一年多,背后彰显的不是开发商附庸风雅的艺术情调,而是在那片将近3000亩大小的土地上,所有利益相关方抢滩新能源汽车产业利好的工业野心。

顺德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南方小镇,位于广东省制造业中心城市佛山,平坦整齐的大道上,十几座摩天大楼已拔地而起。当地的官员曾自豪地向外界宣言,计划中的电动汽车生产和研究中心,最终将为当地经济带来100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1000亿元,这对于年度GDP刚刚突破3000亿元人民币的顺德来说,既是诱惑,也是赌注。一个成功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可以很顺利地将产业链条上的200家公司带入一个省,更何况这仅仅是佛山市下面的一个小小辖区。

背后的利益,绝不仅仅是政府成绩单上一连串的光鲜数字。正因为此,如此属性和规模的新能源汽车小镇在我国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且都在用各自的姿态和方式高速成长。

只是可嗅到了机会,自然也面临着风险。进退之间,这又成了地方政府必须承担的一个赌注,所有的玩家在权衡了利益天平的两端后,都已经做出了赌局中的游戏选择。

中国式新能源汽车小镇

因为顺势兴建了新能源汽车小镇,顺德被很多人称为新能源汽车版本的底特律。据彭博社报道,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样的城镇数量已不下20个。对于很多城市来说,顺德是创新者,也是学习的对象。

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看来,目前已注册在列的五百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应该成为附属产业发展的一个磁体,用自己的力量,推动2025年建成制造业超级大国的整体步伐。当然,在中美贸易战越演越烈、市场竞争力已成为博弈核心的当下,这一蓝图的实现也有利于应对房地产和股价的波动。

面对新能源汽车的热潮,市政当局也不得不重新校准经济和战略领域的部分规划,他们为汽车制造商、零部件供应商和技术工程实验室提供更低价的土地、税收优惠和住房补贴,希望能在迅速发展的电动汽车行业吸引成千上万的高科技工作岗位。

迄今为止,我国致力于发展这些电动车城镇的投资额已达到惊人的209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约300亿美元,范围直接覆盖了固定资产投资、汽车制造商及私人资本、以及地方政府支持的实体开发成本。

在我国,广东省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其动力电池的产量早在2016年就已占全国比例的40%,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地区在电池领域的投资还在进一步提速。

存在即合理,顺德新能源小镇的首要策略就是抓住核心零部件产业,比如“三电”中的电池。无论新能源汽车的技术逻辑如何变化,无论是乘用车还是商用车,动力电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且在成本的占比上也不容小觑。与此同时,围绕着电池,还可以衍生出新材料开发等一系列的项目,来推进整体产业链的持续发展。

正因为此,在碧桂园顺德区域的负责人看来,抓住了电池,就相当于抓住了产业链的控制权。

实际上,南方的顺德,只是新能源汽车小镇异军突起的一个小小缩影。我们可以看到,吉利汽车在义乌有自己的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基地,此前的乐视汽车也在湖州建设了LeEco车辆生态城,厦门等多地也陆续开启了自动驾驶汽车城的计划。

当“造车”成了捷径

根据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数据,中国在2009年至2017年间累计花费了约365亿美元来补贴电动汽车的销售额,而截至目前,中国在电动乘用车的销量俨然已占全球数据的一半以上。

而上述这些特色城镇,在经济方式上几乎清一色的政府指挥为主导,市政高层对特定行业的热情就像涓涓细流,流到了财政预算与整体规划的腹地。如果我们用更高的视野鸟瞰全局,会发现和新能源汽车相关的工业园区、或是与之匹配的公寓楼和学校建设,都是方兴未艾。

政府习惯于制定激励措施,并希望企业能接受他们的报价。

与此同时,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蚕食了更多的土地,最终的结果,不仅推高了土地的价格,亦引发了更为严格的分区法规。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愿意通过承诺电动汽车的相关项目,以获得开发土地、特别是稀缺农业用地的行政批准,这似乎是一条屡试不爽的捷径,因为除了能享受到更方便的审批流程,还可以用低于市场价拿下更多土地,以此在后期吸引更多的商业租户。

很多开发商尝到了新能源项目带来的甜头,其中不乏一些全国最大的开发商,包括碧桂园和中国恒大。关于此事,顺德当地政府官员虽然不予置评,但据佛山日报报道,佛山市委副书记、市长朱伟曾在2018年表示,该市将为新能源产业提供优惠政策和服务,因为它是一个战略性的新兴产业。

顺德新能源汽车小镇由碧桂园建造,据彭博社了解,为了拿下这个项目的最终主导权,该公司曾答应后续将为当地带去电动汽车相关业务、以及税收目标的系列承诺。

“新能源汽车的相关产业链条的全面程度不输传统的汽车制造业,”负责碧桂园项目的刘伟表示, “我们很清楚(新能源造车)的热度会消退,但其中会有新兴公司的增长,而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研究显示,这些被官方称为“特色小城镇”的价格平均比邻近地块便宜49%。,正是凭借这样的优势,碧桂园的办公室租金比市场价格低将近25%。而这些企业相关的技术工人,政府更是提供高达累计600万元的补贴,帮助他们缓解买房等刚需。

“这些城镇至少拥有电动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渴望拥有的关键资源:土地。”中国乘用车联合会协会秘书长崔东树说,“这样的优势,自然会吸引利益相关方进入城镇。”

是赌局,也是困局

到目前为止,碧桂园已包括吸引了游侠汽车在内的57家租户,这其中不乏产业链条相关的研究机构和风险投资公司。据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超过一半的办公空间已处于使用状态。

虽然新能源汽车风口正劲,但现阶段销量占比依旧不到乘用车总销量的5%。工信部部长苗圩曾坦言,确定未来几年国家新能源汽车占比一事,甚至在现阶段比国家取消燃油车的时间表还要重要,因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快,占比高,传统汽车占比也就随之越少,这是一个此涨彼消的关系,占比上去了,取消燃油车的时间表也就自然而然了。

苗圩认为,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占比,在2019年希望能占到8%,2020年这一数据则预期占到10%。但尽管如此,依旧无法抹去现阶段新能源汽车市场体量较小的现实。

与此同时,随着政府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不断收紧,倒逼着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开始走出“舒适区”,开始思考如何才能依靠创新驱动来实现更健康的成长。

上述这些因素,让外界看到前方闪烁的红灯。

行业咨询公司LMC Automotive Shanghai的董事总经理曾志凌(John Zeng)曾表示,“大部分电动汽车小镇都将失败,这一波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将迎来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当这些玩家的生存空间逐渐遭受挤压,电动汽车小镇的泡沫也终将破裂。”

彭博社记者曾在今年3月份对顺德汽车新能源汽车城进行了实地走访,发现当地相关的企业工作激情较低,在碧桂园的展厅里,也无人能说出四周陈列新能源汽车的品牌和具体车型。即使是在正常的工作日,大多数办公室也空无一人。

早在20181月,碧桂园新能源小镇曾宣布其主力租户——陕西锂电池制造商坚瑞沃能的消息,但目前负债缠身、亏损扩大的坚瑞沃能以停止与碧桂园的合作,并迫使开发商寻找更合适的替代品。

尽管如此,统筹着碧桂园新能源汽车小镇运营的相关负责人,仍然乐观地看待昏昏欲睡的地区有朝一日会变成电动底特律。“我承认电动汽车行业仍在以自己的方式运作,但我们已经充分意识到行业的挑战。”

这是一个关乎各方利益的庞大赌局,但最终的结局会否成为一个无解的困局,还需要交给时间来慢慢验证。

分享到:
9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