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金桥专栏】梦里不知身是客

原创 时间:2019-05-05 14:37

繁华褪去,方知规律不可欺,繁华从不唾手来。

4月16日下午五点,上海车展媒体日,我们一行三人从国家会展中心4.1号馆的侧门走出展馆,前往徐泾东地铁站旁的停车场,当无意中路过东南汽车的展台时,展台一侧摆放着一台新DX3展车,虽然过道人来人往,但是偌大的展台上并没有一个观众,天天汽车CEO徐锋感慨地说:别说观众,工作人员都已早早离场。

落寞与喧嚣并存,归去与来兮交织。这是从4月16日第一天媒体日到4月25日下午上海车展终结,我总计6次前往国家会展中心观展时留下的深刻印记,这也是自从1999年第一次走进位于上海娄山关路的上海国际展览中心(当时上海车展举办地)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繁华落定之后的落寞,如此鲜活而残酷地,展现在咫尺眼前。

官方数字显示,在2017年上海车展观众人数达到惊人100万人次之后,2019年这个数字悄然下降到93.9万人次。

从2000年车市驶入井喷通道以来,截止2017年,18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5.7%,从208万辆到2,898万辆,成就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汽车大国。因此,中国汽车一直沉醉于两位数甚至持续数年20%以上的增长率中,蒙蔽了双眸。

但是,隐患已经在悄然种下。2018年的罕见负增长只是提前揭开了藏匿太深的伤疤而已。增长红利被贪婪和侥幸终结,市场被规律和无知嘲笑。那些在高速成长时被速度掩盖的罪恶,在失去速度之后,被一一撕开,冲击随之扑面而来。

变化已经迫不及待。即便强大、睿智如上汽集团,也无法坦然面对大众汽车CEO迪斯发出的“考虑重新评估合资公司股权”的赤裸裸威胁,随着50:50股权放开进入倒计时,一场海啸般的巨浪,开始在每一家合资公司中外方之间酝酿。

改变或者并未到来。PSA总裁唐唯实在上海车展期间隔空喊话中方合作伙伴“PSA产品一流,问题出在营销和管理”,巨大的文化差异已经跨越时空,在塞纳河和黄浦江之间凭空生成高达万里的厚厚隔膜。

规则警告我们:谁也无法逃脱规律,成为独特的存在。领克、WEY,自主翘楚吉利汽车和长城汽车两年之前上海车展期间璀璨绽开的鲜花,在2019年这个初夏开始迎来成长的烦恼。

当合众汽车的投资人和管理层还在纠结与到底是哪吒汽车还是合众汽车更动听一些的时候,当立足未稳的北汽新能源决心用ARCFOX、吉利汽车决心用几何汽车去尝试定义一个全新领域的时候,当奇瑞汽车在自己的展台比邻处推出以“星途”命名的又一个新高端品牌的时候,一场新的努力,或曰折腾,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循环。

是的,我们要对中国车市的未来充满宗教般的笃信,但是所有的前提是:必须坚强地活着、必须去除弯道超车式的幻想,踏踏实实做产品、耐耐心心做品牌,发自内心敬畏市场、尊重消费者。

长久以来,太过容易的增长和依附于自身努力之外的获得,催生了一种“梦里方知身是客”的幻想,如今繁华褪去,方知规律不可欺、繁华从不唾手来。

归去,来兮

两年之前的隐忧,在这个稍许凉意的上海初夏,变成了现实。就如同我两年前2017年上海车展的观后感《我想和你谈一谈》中所担心的一样,铃木汽车的设计师再也没有出现在上海车展的舞台上,它带着吉姆尼、维特拉和奥拓这些铭刻着中国汽车的成长历史与儿时记忆的名字,在中国市场悄然隐退。

铃木修先生的坚持和固执只是让它赢得了自尊,但是让它失去了庞大的中国市场,并累计亏损逾30亿元的代价,这份骄傲,何其昂贵?

铃木汽车从不会独行,纳智捷也一如所料地缺席上海,在股东方之一的东风公司于2017年夏天放弃了参与经营权之后,风雨飘零中的纳智捷和东风裕隆的命运已经注定。

纳智捷的渐行渐远,以及东南汽车的前路难,意味着台湾地区汽车市场对于大陆汽车的渗透与延伸,已经彻底失效。在已经成为庞然大物的中国汽车面前,作为引路人和代理人意义的台湾地区汽车工业,和他们逐渐老去的职业经理人,已经不再具备对大陆汽车市场的指导和牵引力。

时光从不等待,它一直随同车轮滚滚向前。两年之前,我在《我想和你谈一谈》写下了“01所发轫的领克新时代,如果没有03的更进一步,就可能会遭遇观致汽车式的成长烦恼。因为,相比01对C-HR、途观和逍客的进攻,03与速腾和思域正面碰撞的难度,难度系数高出一个数量级。”也变成了现实。

两年来,中级车市场已经取代SUV市场,成为本土品牌和合资公司激战的主战场,两年前焕然一新的本田新一代思域、今年以来的新一代速腾和即将换代的全新一代卡罗拉(雷凌)、第14代轩逸,已经在领克03的前进道路上设置了密不透风的防火墙。

两年来,包括长安睿骋CC、吉利缤瑞、启辰D60、北汽绅宝智道、广汽传祺GA4、上汽荣威i6 Plus等众多自主品牌翘楚轮番向外资品牌发动进攻,但是莫不前路行难。

2011年开始,长城和长安开始发轫,在合资SUV市场尚未涉及的低端SUV市场强行撕开市场的豁口,随后吉利、上汽和传祺顺势而为,造就了延续至2017年的长达七年的自主品牌成长期。但是,随着SUV红利褪去,自主品牌必须要在外资品牌强大的中级车面前寻求突破,才能挺进与之对决的深水区。

广汽传祺本届车展亮相了全新一代GA6,一方面它去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另外一方面,它也在加入与合资轿车博弈的阵营;而吉利汽车上海车展期间推出的PREFACE概念车,吉利汽车和沃尔沃汽车联合打造的CMA架构,将是本土品牌突破桎梏,挺进与思域、速腾一较高下的新尝试。

但凡归去,总有来兮。

当TNGA遇上“Just  Electric”

两年之前,当丰田TNGA以拗口的“丰巢概念”羞答答地亮相上海的时候,你绝对没有想到,就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它会如此迅速夺人先机。

在5.1馆,大众汽车和奥迪占据了整个展馆的绝大部分,在大众汽车的展台左侧,全新一代途锐领衔,包括探岳、探歌、途岳和T-cross在内的一干SUV以“Generation SUV ”的名义,依次展开;在展台右侧,大众则把PHEV混动帕萨特、电动宝来/朗逸和PHEV版本的途观L依次排开,以“Just Electric”挑战丰田为首的日系军团。

大众决心把中国市场的现在交给SUV,把未来则托付给充满变幻的电动车。这是一场赌上前路的豪赌,胜则尽享繁荣依旧,败则满盘皆输。一季度的数据显示:一汽-大众在SUV市场的努力成效初显,而上汽大众持续两位数下跌则昭示着“左右互搏”、“兄弟阋墙”已经难以避免。

当时针回拨两个月,今年3月初,瑞士日内瓦,当丰田汽车将“ Hybrid”的标识贴在“TOYOTA”醒目LOGO下面,这犹如一把匕首直插大众的心脏。丰田很清楚,趁着“柴油门”还未结束,趁着大众电动车战略还未成型,此时正是大众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攻破大众后防线的时候。

而大众的应对之策令人意外,它是亮剑中国市场,于匆忙中推出了采用上一代技术的朗逸电动版与宝来电动版等,大众迫切希望破冰新能源战略。大众回到自己的“第二故乡”,来到上海车展上,彻底地提出了“Just Electric”的口号,赤裸裸地挑衅以丰田为代表的混动战略。

当TNGA遇上“Just Just Electric”,以中国为主场,这是血淋淋的事实,除非你蒙蔽着双眼,有着“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般麻痹与错愕,否则,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

联想起大众汽车CEO迪斯在3月份年会上说漏嘴的那句“我们的确在考虑重新审视合资公司股权”的真实索图,以及上汽集团罕见地高调声明,一场剧变已在暗流涌动。

随后,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21日出现在清华大学校园里,坐地铁、骑摩拜、秀中文“一条龙”式拉关系的亲近之举,你可能很容易忘却了他并未出席上海车展的事实。在我的记忆中,丰田章男可从未缺席过底特律车展,就在四个月前的底特律COBO中心,他和传奇车手阿隆索从一辆小众化的Supra跑车上把手言欢。在事实上更重要的美国市场,丰田家族的继承者,牢记于心。

所以,当一闷棍打醒了之后的福特汽车终于开始喊出“更福特,更中国”的口号时,早在2014年的时候,丰田章男已经把“丰田中国”更名为“中国丰田”。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当你走进和丰田汽车熙熙攘攘的展台对面福特汽车展台时,无论是它反人类的背对主展台的大屏幕设计,还是它了无生趣的ST系列SUV产品布局,丝毫看不出耗费令人咂舌的5000万元布展的效果,更逞论瞄见一丝“更中国”的痕迹。

但闻红旗飘 何时东风起?

4月16日一早,东风集团所在的7.2馆开馆仪式上,包括董事长竺延风在内的一众高层,在D53、Sharing-VAN和东风风光E3等新车面前一字排开,展示东风公司“五化”成果。

即将迎来集团成立50周年大庆的东风公司,正在进行一场深刻而痛苦的转型,“五化”还是遥不可及的未来,摇摇欲坠的自主事业是急需蜕变的当下。自从2018年旗下东风风神、东风风行和东风风光接连失去增势迄今,东风旗下的自主品牌已经找不到一辆月销量突破万辆的产品,这不仅难以和领先者吉利、长城咄咄逼人的气势相比,就连一度被看空的一汽自主都开始借助红旗的攻势重新起势。

而东风的自主事业,除了商用车一如既往地强劲如昨,过度分散的自主事业单元已经逐一被竞争对手击溃,如此以往,除非雷霆手段,并辅以市场春风,否则距离崩盘,仅有一步之遥。

在4月16日当天上午,10点整,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一行准时出现在红旗发布会的现场,国家、民族、主旋律、家国情怀和飘扬的红旗,在两台机器臂控制的屏幕与主屏幕之间穿梭,产生了时空切换般的既视,堪称本届车展上最为精彩的一场show。

去年顺利达成3万辆目标的红旗将在今年向10万辆“看似不可能”目标跨越,如果如约达成,这不仅是中国汽车在高端市场大跃进式的奇迹,更是备受责难的一汽自主事业绝地反击的新起点。

2016年和长安汽车一同陷入调整期的长城汽车已经结束颓势,从2019年第一天开始已经蓄势上攻,但是反观3.1馆内的长安汽车展台上,仍然陶醉于宛如海市蜃楼般的“四化”难以移离。

今年下半年即将上市、很大程度上决定长安汽车能否重回赛道的最核心产品CS75 Plus,静静地待在展台并不显眼的位置,把热闹留给并不会带来多少销量、也难以带来更多品牌号召力的CS85。

2017年大红大紫的领克和WEY,在2019年齐齐陷入成长烦恼,领克在高高吊起年轻人的胃口的路上已经走得太快太远,似乎忘记了当初为什么出发;而WEY似乎还在2018年销售失据的忧伤中并未走出来。

如果说2017年上海车展上,WEY展台上亲自出镜的魏建军是这个横空出世的新品牌最大的亮色,2019年4月16日这一天开始,我除了在毫无新意的WEY展台上寻找到满地忧伤,全然没有两年之前的神采飞扬。

期待有多美好,行路就有多艰难。从领克到WEY,它注定要在这血与火的锤炼中,证明自己是真金,还是无法经受风雨的废柴。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

8.2馆比亚迪展台最中央的那款炫目的电动跑车e-SEED GT,我在车展期间多次光顾,除了在媒体日下午时段稍许可以靠近得以观摩之外,其余时候,悉数被围得水泄不通。

自从2017年王朝系列的宋MPV概念车首次亮相以来,德国人沃尔夫冈·艾格(Wolfgang Egger)已经彻底地让比亚迪的外型焕然一新——就像四年前,瑞典人彼得·霍布里(Peter Horbury)对吉利汽车所做的那样,如出一辙。

是的,尽管展台右侧的那两台三合一e平台机架和唐EV解剖展架仍然散发出浓烈的乡土气息,但是它带着比亚迪的自信和真诚,扑面而来。

为数不多的造车新势力出现在上海车展现场,出现在国家会展中心的它们已经旗帜鲜明分为两派,一派在展台扫径以待,静候政府要员和潜在投资人高光登场,它们中的代表是天际汽车,在它的官方和管理层微信中,接待尊贵的官员是它车展期间最值得大书特书的荣光;一派把展车空调的温度调得刚刚好,耐心地回答“这车要不要充电?怎么充电?”这一类老生常谈的小问题,一如蔚来和理想汽车。

亲近政府和投资人,或者消费者,是新势力必须要认真对待的当下和未来,前者决定它们的生存可能,后者决定它们可以续航的生命力。

一周之前的特斯拉Model S在上海小区地库自燃,一点都没有浇灭消费者如潮水亲近Model 3的热情,但是我只是透过它紧锁的车门向里面望去,平庸的内饰和毫无新意的外观设计,你只需往右走动20米,在紧邻特斯拉的广汽新能源展台上,拉开一辆崭新的Aion S的大门,就能知道,特斯拉期待Model 3在中国复制美国市场上追捧的奇迹,是多么的困难。

“挤进EQC太困难了。”视频公社的年轻同事李思佳,在4月22日早上例会上吐槽说,虽然被好事者讽刺它糟糕的续航里程和并不出色的三电系统,但是一点都无碍观众们如潮水一般涌进一辆电动奔驰EQC里一睹为快。

在我的同事冯金刚拍下的奔驰在本届车展的广告牌上,五辆奔驰一线排开,坐镇最中间的正是电动车EQC,其次是两款SUV,再其次是两款轿车。这一张广告牌最大的意义不在于贯彻奔驰的“创领未来,一往而驰”的口号,而是向我们传递着奔驰中国变革的方向,奔驰已经想明白自己未来在中国的画像。

4月23日中午,我在人流如织的奥迪展台休息区静坐的10分钟内,一大群观众在被围起来的炫酷E-tron概念车前驻足不前,两位年轻人甚至为了挤占拍照最佳位置,口角不断,几近大打出手。

相信极光?还是相信爱情?

4月22日,周一下午4点,避开周末蜂拥而至的人流,我终于可以轻松地打开捷豹路虎展台的全新一代极光的大门,但是当我试图从副驾驶席一屁股钻进车内的时候,我震惊地发现,必须花两屁股才行——首先我把屁股搁在座位边缘,然后把脑袋压低至紧贴胸前,慢慢地把脑袋塞进车内,然后挪动屁股,才能坐进副驾驶席上。

那一刻,我得庆幸自己没有颈椎病,否则,把一个区区只有170cm的个子的人塞进极光副驾驶是一件何其艰难的过程,也就在那一刻,我原谅了这一代极光毫无新意的外型。

在更早的10天之前,捷豹路虎全球董事、中国区总裁潘庆先生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坦诚:进入中国九年的捷豹路虎正在面临一场艰难的调整,而他领导的管理层决定用耐心、信心和决心去重新获得经销商的支撑和消费者的回归。作为重要的棋子,新一代极光能不能复制2015年之前的奇迹,至关重要。

面对骤变的市场,感受压力的不仅是捷豹路虎,本田汽车和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高歌猛进,始终无法掩盖讴歌和英菲尼迪正在逐渐沦为边缘的现实,尤其是相比雷克萨斯稳健而务实的进攻,同属日系阵营的豪华品牌在两年来的表现,和它们的母公司的精进难以匹配。

而本田和日产必须要面对的残酷现实是:如若它们的高端品牌讴歌和英菲尼迪无法前进更远,Honda和Nissan所有努力很快就会面临残酷的天花板。这种压力,甚至比它们短期内的市场份额提升,更为迫切。

每次走进1.1馆的上汽馆时,我总是纳闷,为什么拥有那么多精良美式武器的雪佛兰难以前进更多;而别克展台上,当看到上汽通用把别克的座椅设计作为科技创新摆在舞台显目处时,刹那间,我似乎明白了三缸机在去年给别克造成的内伤,一直痛到今天。

4月份最后一个星期,《汽车公社》年轻的同事们在重庆幻速汽车的停车场上拍下密密麻麻积满灰尘的新车时的震撼,隔空对一度风生水起的比速汽车和幻速汽车发出一声叹息;《汽车公社》的粉丝群内,开始有人用“高级工业垃圾”去隐喻和讽刺风起潮涌的新势力造车未来的另一种结果与可能。

“中国汽车实际上已经关上门了,最多留下一道缝。”4月17日一早,在“喷喷三人行·上海车展特别报道”中,汽车头条创始人张耀东直言不讳地说。

2019年4月25日下午三点,大多数展台陆续准备打烊谢客,当我最后一次在展馆漫无目的地巡游时,无意中路过7.1奇点汽车展台时,皇后乐队的《Love Of My Life(一生爱恋)》一次次在耳畔响起。几乎可以肯定,选择这首忧伤的情歌应该是车展DJ小哥临时起意,而绝非奇点汽车的本意,否则当偌大的7.1展馆内响彻着“ you've broken my heart ,and now you leave me!”的悲伤浅吟,那种隐喻实在是糟透了。

不过,4月30日下午,就在这篇车展观感的文章即将收官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消失许久的FF汽车又一次成功融资2.25亿美元的好消息,于是,我不禁开始相信奇迹,而你,是不是也开始相信爱情了?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