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不死的特斯拉?

原创 文/刘小亚 时间:2019-03-14 9:36

与特朗普分道扬镳后,马斯克深受中国的“宠爱”。

继1月7日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内的超级工厂破土动工后,有关其中国工厂建设的消息又有了进一步进展。

3月8日,据外媒表示特斯拉已与中资银行签署一项12个月融资协议,规模最高5.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人民币),用于建造上海超级工厂。而据特斯拉提交文件显示,其已经与一银团修改资产抵押信贷协议,把循环信贷额度提高5亿美元至总计24.25亿元(约合人民币163亿元)。首批资金将用于建成组装生产线,以最快实现特斯拉“国产”。

而这样的做法从表面看来就是特斯拉在拿中国的钱挣中国人的钱。不过这样的做法在其早期美国本土市场上就有这样的做法,只不过形式上不同罢了。

依靠补贴生存

成立于2003年的特斯拉,于2006年推出其首款车型Roadster,这是一款基于路特斯Elise的电动跑车。虽广受欢迎,但因远超预期的成本,导致特斯拉出现财务危机。此后由于在研发费用上的高投入,特斯拉财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0年6月29日,特斯拉宣布上市,五个交易日就跌破17美元的上市发行价。

在其上市当年的一季度,特斯拉净亏损为2940万美元。其2010年-2013年财年净利润分别为-1.54、-2.54、-3.98、-0.74亿美元,造成持续亏损的元凶为其超出营收规模的研发费用。

在量产走入规模化后,特斯拉2014年-2018年的营收出入分别为31.98亿美元、40.46亿美元、70亿美元、117.59亿美元以及214.61亿美元。营收收入在逐年增加,然而亏损仍在继续。刚刚过去的2018年,特斯拉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9.76亿美元,营业亏损为3.88亿美元。

除去高额研发费用的投入外,特斯拉采用直销模式,建设独立的售后服务中心,因而其在销售成本/常规/行政费用也是不容忽视的运营成本,也是造成其不断亏损的另一大主因。

由于特斯拉的财务杠杆水平过高,现金流为负,其公司债券曾一度被标准普尔系数评委B-垃圾级,而标普给出这样的评级远远不止出于特斯拉的财务状况表现不佳,还有其产品品类较为单一,产品未来市场表现不够明朗以及特斯拉在应对执行风险方面经验不足等等方面因素的考量。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以下简称马斯克)领导下的特斯拉最初几年时间里在资金方面一直处于“捉襟见肘”的状况,直到2009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参观特斯拉工厂,后者从美国能源部获得4.65亿元的无息贷款,其资金状况才出现好转。

另外,自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前,特斯拉一直享受着美国政府的减税政策。这其中“绿色能源“退税就达到49亿美元。另外特斯拉作为美国新能源汽车典型代表,还享有碳排交易所带来的收入。因此特斯拉的运作模式被业界专家看来是一种高度依赖政府政策及财政补贴的商业操作模式。

凭借以奥巴马为首的民主党政府的青睐,马斯克领导下的特斯拉一步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不过这一切在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就出现了变数。

分道扬镳

2017年6月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马斯克从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位置上愤然离职。

自2016年11月特朗普参加竞选以来,马斯克便多次与特朗普会面,后者更是于未正式宣誓就职美国总统一职时,就邀请马斯克加入总统顾问委会员。

作为硅谷新生代偶像代表的马斯克,在多个方面与特朗普存在着意见分歧,而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则直接导致了两人的“反目“。

在依靠奥巴马政府的“绿色能源“退税政策以及其它减税政策让特斯拉的步履维艰的困境得以缓解,因此对于马斯克而言,确保这一退税政策能够持续下去将成为维护特斯拉良性发展的一大助益,否则,特斯拉将承受严重打击。

不过在马斯克宣布退出白宫顾问委员会之前,以共和党人为代表的国会就已经开始盯上了“绿色能源“退税以及减税政策。共和党的税改方案目标之一就是”取消对特殊利益群体的减税,降低商业总体税率。“

《洛杉矶时报》评论曾表示”绿色能源“退税以及减税政策则是让已经非常富有的特斯拉消费群体又享受了一次大幅度减税政策,而这样的做法是用全体纳税人的钱为少数人买单。

虽然共和党人税改目标是出于降低企业利率的计划,但这样的做法将直接导致马斯克所领导的特斯拉利益受损。

不过在商言商,为了能够获得己身利益并求得长期发展,马斯克曾于2018年3月,发推文要求特朗普在汽车贸易方面向中国施压,以实现在华独资建厂夙愿。当然这是后话。

命运多舛

与特朗普分道扬镳之后,马斯克领导的特斯拉在2018年并不好过。

2017年Model 3的量产问题就一直存在状况,特斯拉当时给出的解释为电池模块装配线设施延误问题导致的该产品量产受阻。紧随其后的2018年前三个季度,由于各种原因,Model 3均未实现预期产能计划。

一直处于亏损和“烧钱“模式的特斯拉频繁的人事变动,也让市场对于特斯拉的经营稳定性不断提出质疑。在过去的五六年时间内,特斯拉约有大约50名高管离职。其中2017年为大约20名高管离职,2018年前四个月就有7名高管离职。

另外,2018年工厂着火、产品自燃也让特斯拉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对于工厂着火事件,特斯拉在内部公开信中表示,为一名公司员工对公司业务进行“广泛且具有破坏性的蓄意破坏”。

马斯克也曾多次抱怨有很多机构“期待”特斯拉“死掉”,这其中包括华尔街做空机构(比如曾连续五年做空特斯拉的香橼)、油气公司以及其它品牌车企。为了能够保护特斯拉商业信息的私密性,马斯克做出了一项未经董事会同意的决定,不过也为其自身带来了不少麻烦。

去年8月7日,马斯克在推特发文表示拟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并且私有化资金已有保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