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为什么在这个时候IPO?

原创 文/冯金刚 卫金桥 时间:2018-09-14 10:22

纵横商场的李斌,仅通过四年的努力,就毫不生涩地将蔚来送至纽交所挂牌上市。这一刻,是中国电动车行业的里程碑,也是蔚来的新起点,更是其它新势力的引路灯。

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蔚来正式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不必错愕,因为蔚来上市的背景,是众多车企在积极谋划上市的事实,从沃尔沃此前表示将尽快推动上市,到大众被曝承认对其豪车部门,包括保时捷、兰博基尼等品牌进行上市并发行股票……

所以,蔚来并未逆势而为,而是加速了这一进程的到来。

但与其它车企更多的是为了“粉饰”报表不同,蔚来上市一面是为了获得更多投资,一面是为了品牌宣传。因为在新势力整体舆论压力较大的情况下,能够上市就意味着公司经营得到各方的认可。

就如蔚来创始人李斌在纽交所开场词所说,“上市对蔚来是一个里程碑,是一个新起点。”而合众新能源总裁张勇也表示,“蔚来的成功上市,给极力唱衰新势力的人一个有力回击。”

IPO浪潮不可阻挡

2015年,走过集权体制最辉煌的时代,大众汽车渐渐发觉昔日的拐杖已经和时代脱节,遂在前首席执行官马蒂亚斯·穆伦为代表的一批改革者的推动下,寻求内在架构和企业经营调整。于是,我们便看到了大众在2015年传出的“四个独立上市公司”规划。

大众此举的用意一面是提升经营效率,另一面则是为各个板块寻求独立上市做准备。就在上周,大众首席财务官弗兰克·威特在回答“是否考虑对其豪车部门,其中包括保时捷、兰博基尼等上市并发行股票”的问题时,给出了暗示。他宣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正当的问题。”

同样,吉利控股筹划沃尔沃上市已久。如果将视角拉回国内,除了蔚来,此前已有多家新势力企业表示有IPO上市计划,比如零跑与威马等。

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说:“公司内部有IPO时间表,但是当下最关键的任务在于把产品做好。”而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则直言:“未来一定会IPO,登陆资本市场。”

事实上,除了整车厂,其它汽车零部件行业也在积极地谋求IPO上市。6月中旬,通用考虑将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GM Cruise Holding独立上市;7月初,大陆集团声明会在2019年中旬将动力总成部门进行独立IPO上市等等。

所以,综合来看,大集团拆分成中小车企,或者新势力寻求上市的风潮将不可阻挡,而蔚来只是这股浪潮下的其中之一。

分析这股上市之潮的背后,与社会的快速发展息息相关。伴随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人类工作效率得到质的飞跃,现代公司的成长速度也得到极大提升,像美国的一批新锐企业,包括谷歌、脸书与亚马逊等,还有我们非常熟悉的特斯拉。

但是纵观这些企业的共同点,无不是上市公司,正是美国先进的资本市场助力它们快速走向巅峰。不夸张地说,没有当初的IPO上市,或许也就没有它们现在的辉煌,这世上也就少了很多商业佳话。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如是说到,“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某些单个资本增长到能够修建铁路的程度,那么恐怕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但是,通过股份公司转瞬之间就把这件事完成了。”

由此可见,现代企业想迅速做大做强并实现可持续发展,上市是一条重要的路径,细数当今世界500强企业,没有一个不是拥有一个或多个上市公司的。

幸运如蔚来,能够如此快速并成功地在纽交所敲下上市钟声,留下时代印迹。当然,这与蔚来的国际化团队和李斌丰富的“上市经验”有着莫大关连。

中国电动车第一股

美东时间九点半,伴随12位蔚来用户敲下的钟声,蔚来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顺利成为中国电动车企业上市第一股。不过,从零跑总裁朱江明和威马副总裁陆斌的表态可看出,虽然蔚来是中国电动车第一股,但不会是最后一股。

蔚来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IPO前,蔚来通过一级市场融资24亿美金,截至目前还有6亿多美金的现金流。IPO后,截止发稿前,蔚来(nio)最终收盘11.60美元/股,可募集资金18.56亿美元,超过原定的18亿募集资金。换言之,蔚来目前可调用的资金最高可达24.56多亿美元。

蔚来此前表示,会将IPO募集到资金的40%用于对产品的研究和开发,服务和技术;25%用于为销售和市场开拓销售渠道,包括NIO House;25%用于发展公司制造设施和推出供应链;10%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和营运资本。

可以看出,募集资金主要用在研发投入、地面服务及市场开拓,尤其是研发投入比例高达40%,这说明蔚来是一家十分重视研发的企业。这一点,从研发人才比例和专利数量可以窥见。

截至7月底,蔚来共有员工6993名,其中产品研发相关员工为3052名,占比约44%,他们来自于近40个国家和地区。专利方面,截至2018年6月31日,蔚来共申请和获得全球范围内(香港、中国大陆、欧盟、美国和其他司法管辖区)专利2732项。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新势力里面,除了前途及其母公司长城华冠,蔚来不管是专利数量还是专利质量,都处于大幅领先地位。”她还表示,“这一点其实从蔚来ES8采用航空级铝合金车身,而其它多数新势力依然沿用传统车身可以看出一二。”

确实,从明面上看到的铝合金车身、移动充电车与换电系统,还有不甚明显的三电系统、NIO Pilot驾驶辅助系统与各机械部件等,都能佐证蔚来的研发水平并不低,这也是业内将蔚来定位新势力领头羊的重要参考点。

当然,专利多、研发强的背后也是高投入。蔚来表示,“每年的研发支出至少在六七十亿人民币。”

高投入必然带来高产出。但是对新势力来说比较尴尬的是,由于产品还未大量铺开,收入不够,导致这些投入成了“净投入”。至于业内将之定为“净亏损”,可能有些冤枉它们。

因为年轻企业在产品未批量铺开前获得持续投资是必然,就像传统车企的一个新零部件或者新的车型项目,在实际产品没有投产与批量应用之前,前面的投入都是净投入。只有当这些新车型、新产品批量交付后,在其生命周期内取得的经济效益小于之前投入时,才能被定义为亏损。

而纵观现在的新势力,只是刚刚开始交付,按照一个新项目的经济效益来判定,现在定夺亏损确实有失公允。但不管怎么说,新势力的盈利之路看起来依然还有段距离,而李斌也深知这一点,而这也是他尽快将蔚来上市的原因之一。

服务至上的上市公司

“我觉得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水到渠成的。当然,我们想把一个公司IPO没什么不得了的,我们三年不就从成立到市值几百亿港币了,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一个公司的目标。”对于赴美启动上市,李斌年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既然赴美上市不是蔚来的目标,那蔚来的目标是什么?按照李斌的说法,上市只是一个里程碑,蔚来的终极目标不是做一个传统意义的车企,而是建立一个兼互联网和造车双重属性的、服务至上的社区。

这一点从12位“敲钟人”都是蔚来用户,还有蔚来APP近50万注册用户也可以看出。这些新鲜事务在百年汽车行业都是闻所未闻的。值得一提的是,蔚来此次的“用户代替公司高管敲钟”,这在纽交所敲钟史上也都具有非凡的意义。

为了将服务用户做到极致,蔚来创新性地打造了诸多服务模块,比如颠覆性综合充电解决方案与独特又周到的出行生活方式等。

最为值得一提的是综合充电解决方案,它包括“Power Home”家庭充电解决方案——面向用户的家庭充电设备;“Power Mobile”移动充电服务——移动充电车提供快速充电服务,充电10分钟,续航可达100公里;“Power Swap”创新型电池更换服务——仅需几分钟,用户即可在换电站完成更换服务。

续航里程有限作为目前纯电动汽车的命门,是纯电动汽车难以推广的最大阻碍之一,而蔚来的综合充电解决方案,可以说是无缝解决了“续航焦虑症”。换句话说,购买ES8是一件“开着电动车却不用为续航而担忧的”事情,蔚来的服务观念可见一斑。

而在体验上,蔚来正在努力构建一个线上线下综合社区,打造一种独特的交互式出行生活方式,拓展汽车之外的用户体验。其中蔚来移动应用程序提供即时分享和在线娱乐商店功能,目前,该应用已发展为一个活跃的在线社区。NIO House则类似于一个提供多种社交功能的俱乐部,有助于培养品牌忠诚度,提高用户参与度。

按照李斌的设想,蔚来将成为以汽车为起点,与用户一起成长的社区,在线上通过蔚来APP进行分享和沟通,在线下通过遍布全国各地的NIO House为基地,为用户提供互动体验。与特斯拉不同,蔚来设计并打造智能的高性能电动汽车只是“入口”,最终要为用户创造“生活圈”,同时希望成为全球第一家“用户企业”。

如此看来,蔚来确实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车企,那么以对待传统车企的视角来评论它也是不够准确的。就像饱受争议的美国亚马逊公司,成立多年来总是入不敷出,但这并不妨碍其市值一路冲到一万亿美元,成为继苹果后美股历史上第二个市值破万亿的公司。

那么,亚马逊究竟是靠什么说服了市场?从表面上看,是靠其在零售、云服务等领域的市场领导地位和在人工智能、智能家居、无人超市、内容原创和分发以及医疗健康服务等多个领域的布局。但从根本上来看,支撑亚马逊完成这一切的是以平台化为基础,通过持续创新进而延伸业务的商业模式,这与李斌描述的社区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这个模式的最大挑战在于,需要不断地创新,创新是这个模式的护城河。通过对有价值的项目进行持续创新开拓,以获得资本市场的长期青睐,进而推动企业获得更大市值。所以,蔚来现在的119亿美金市值仅仅只是开始。

分享到:
4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