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同跃的“理想国”

人物 文/洪华 时间:2016-08-29 16:53

他认为自己计划性不太强,性格并不适合做企业领导人,他甚至私下对朋友感叹:“有时候真是有一种要被累死的感觉。”

“如果是我实在转变不过来,就把我换掉……”

外界看来,从1996年进入奇瑞汽车至今,尹同跃一手缔造了奇瑞曾经的辉煌,而他也是导致奇瑞长期处于动荡不安之中的“麻烦制造者”。二十年来,他一直怀揣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怀,试图将这个偏安芜湖的孱弱自主车企打造成自己的“理想国”,以至于奇瑞汽车被烙上了浓浓的尹式个人色彩,而不断地推倒重来,永不停歇的“折腾”,则是尹式作风中最醒目的坐标。

二十年,奇瑞的波动很大,它曾经占据自主品牌销量冠军位置长达10年之久,也曾经支离破碎到站上崩溃的边缘,主业利润常年亏损,新品牌凯翼和旗下合资板块观致汽车及奇瑞捷豹路虎诞生之日便质疑缠身。奇瑞至今模糊不清的未来,尹同跃的“理想国”落满铅华。

加速与“急刹”

1996年,在一汽已经小有名气的尹同跃,在时任安徽省副省长詹夏来的死缠烂打之下,回到家乡主持奇瑞汽车项目。尹同跃说,“士为知己者死,人家欣赏你,我就回来了。”荣归故里,在长满荒草的空地上一点点建立起奇瑞汽车,对于出生安徽巢湖余岗村的尹同跃来说,这简直就是其人生的意义所在。

那是一个随便一辆车都有人埋单,卖车人做梦都想笑的年代。2002年,奇瑞汽车销售5万多辆,跻身国内轿车行业“八强”之列,1年后,QQ、东方之子、旗云等车型相继大卖,当时钱赚得太快,尹同跃时常兴奋地“满屋子蹦”。 又过了4年的2007年,奇瑞完成了从0到100万辆的积累,仅仅用了93个月。 当时的尹同跃抱着一个朴素的发展理念,“穷人家要多生几个‘孩子’(车型),打架的时候抱成团,才不会被欺负”,最多的时候,奇瑞旗下车型多达三十款以上。

但这种起于草莽、谋于市井的“野路子”,很快就成为奇瑞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巨大的黑洞。由于产品粗制滥造,消费者建立了“奇瑞奇瑞,修车排队”的负面印象。而搭市场的便车只能风光一时,当市场剧烈波动急转直下,奇瑞野蛮抢市场的策略只能变成以“白菜价”续命。2010年,奇瑞全年销量达68万辆。但勉强的数据已经无法掩盖奇瑞积弊已久的发展漏洞,也就是那时,尹同跃决定推翻自己过往的思路,亲自踩下企业快行的“急刹车”。

“2010年的时候,我们开始转型,外界都说我们疯掉了,一年68万辆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了。” 谈及转型初期的压力时,尹同跃颇为感慨。作为一个船长,要否定自己既往定下的航向,其中的艰难可以想象。但尹同跃对外敢于承认自己是“奇瑞公司犯错误最多,造成损失最大的人”。

砍去大量冗余的新车项目,降低新产品投放速度,重新梳理研发体系,导入更严格和固化的标准和流程,奇瑞整体步伐慢下来,“转型”两个字开始味同嚼蜡般被反复提及。而在这之后,由于新产品青黄不接,经销商叫苦不迭,销量大幅下滑,奇瑞在自主车企中老大的排位迅速下滑。所有的质疑首当其冲都朝着尹同跃袭来。

在那段时间,尹同跃也刻意减少了对外亮相的频率,即便是面对公众时,更多的也是一副反思的神态,当时已经是奇瑞二号人物的郭谦则更多地出现在聚光灯下。2011年,奇瑞停止规模扩张,被规划为“成长2011”。

“品牌”超越了工程师语言

时间回溯到1983年,刚刚毕业的尹同跃被分配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梦想照进现实,工作对他来说是种享受。2010年,本刊记者在余岗村采访尹同跃的母亲时,她回忆起儿子刚工作时的状态告诉记者:“他太爱自己的工作了。他同事跟我说,他总是忙得没时间吃饭,饿了就啃根黄瓜。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一连几天都吃黄瓜……”

技术出身的尹同跃为奇瑞汽车塑造了“技术崇拜型”企业的性格,他所敬畏的也都是大众汽车的费迪南德?皮耶希、丰田汽车前任社长丰田章一郎这类工程师出身的企业家。聊到皮耶希时,尹同跃言语中总是不乏崇拜之情,“皮耶希做企业就是很偏执,在技术上偏执,在质量上偏执,在品牌上偏执。我想一定要偏执的人才能做企业。”

这也致使奇瑞在尹同跃的带领下,走上了技术主导的偏执路线,却长期缺失了“品牌”这门课。在尹同跃看来,“品牌”已经超越了工程师的语言,是一种跨界,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定义,是生活方式的汇集,是文科语言。直到亲眼见证了奇瑞旗下合资品牌观致汽车的打造过程,才令尹意识到奇瑞过去的研发过程太浅尝辄止。“可以说是观致教会了我们造车。”正是在观致的触动下,尹同跃才下决心对奇瑞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研发思路变革。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尹同跃曾坦言做奇瑞太难了。他认为自己计划性不太强,性格并不适合做企业领导人,他甚至私下对朋友感叹:“有时候真是有一种要被累死的感觉。”

但尹同跃一直没有离开奇瑞,尽管在20年的时间里,身边的高管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但尹同跃还在坚守。在尹自己看来,他有一点“狭窄的民族主义”,要争口气,不能让人瞧不起。或许正是这种“狭窄的民族主义”心态把自己“绑架”了,他一直希望奇瑞是个乌托邦,把一群能人聚集起来,做一件民族大义的事情。

为了将奇瑞带到更高的高度,尹同跃这些年在奇瑞组建起了最大规模的海归阵营。从游击队到海陆空联合作战,而公司文化也在过程中一次又一次经历撕裂般剧痛。但一向感情用事、软弱摇摆的尹同跃“不够狠,意志不够坚定,有时候会和稀泥”,这进一步助长了奇瑞的内斗之风,最后更猛烈的攻击都指向了尹同跃这个当家人。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3年至2015年的12年里,奇瑞汽车销售公司走马灯式地换了7位总经理,这其中尹同跃不够果决的管理风格难辞其咎。那些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元老们如烟花般来了又走了,或离开或退居幕后。但一位在奇瑞超过十年的离职前高管说,尹永远不会丧失对奇瑞的信心,“他只是有些伤感而已(对创业伙伴的离开)。”

与吉利的李书福、华晨的祁玉民或是长安的徐留平相比,头发渐次花白起来的尹同跃给人的印象总是感觉缺了些许锋芒,甚至让人感到沉重。

曾经有地方政府官员将尹同跃称赞为是和网球名将李娜一样的“民族英雄”,甚至也有人用“自主斗士”来形容尹,这样的“捧杀”其实加重了尹同跃的英雄包袱,他本来就是一个内心有着英雄主义情结的人。也有人说,奇瑞不是吉利或长城,奇瑞不姓尹,下一个继任者也不会姓尹,尹如此折腾,何必呢?

本篇文章选自《汽车公社》杂志2015年7月刊封面故事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