昶洧的情怀看得见,量产车何时看见? | 新势力造车·迷局

原创 文/王小西 时间:2018-04-24 16:37

造车新势力如火如荼,但是我们会发现,加盟的人有很多还是汽车业内故人。


这两年,造车新势力如火如荼,但是我们会发现,加盟的人有很多还是汽车业内故人。比如昶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沈玮(也就是沈玮仑)先生。虽然“昶洧”两个字可能让人感觉陌生,但是待记者梳理一下脉络,你就会明白“似是故人来”。




就在去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记者第一次见到了“昶洧”(Thunder Power)发布的 SUV和轿跑TP01。发布会后,投资昶洧的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陈士则先生还特地给记者做了很详细的介绍。

 

陈士则表示,“我们希望把这家企业,通过沈总技术的注入,加上产业基金的支持,希望把他做成新能源汽车的标杆企业。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知道,在赣南这样落后的革命老区,也能造出全世界最好的新能源汽车。”就在今年3月,记者为了“眼见为实”,还去赣州实地考察了昶洧的建设情况,对于昶洧造车进行到哪一步了,做了一次深入了解。

 


昶洧有多厉害?

 

法兰克福车展上,谈到为什么投资昶洧,陈士则对记者表示,“2015年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李炳军(原朱镕基总理秘书)经过认真调研,认为符合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条件,圈定了35.2平方公里的赣州新能源汽车科技城。所以我要给他引进一个最高端的汽车品牌。”




而且,“当时好多人问我,为什么投这个项目?因为国家发改委批的,这是中国第一支针对革命老区投资的产业基金,我们投就是投符合国家产业政策。300亿是母基金,如果做杠杆,可以达到1000亿。所以他(沈玮)有信心跟我们合作,因为有强大的政府资本,我可以向保险资金、社保资金寻求合作。”

 

陈士则还对记者表示,从2016年3月9日第一次见到合伙人(沈玮),到6月3日签订协议,两个多月、75.3亿元的投资确定下来,可以说创造了项目投资的“赣南速度”。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9月,昶洧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车展,展出了其电动概念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对于非常重要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陈士则表示毫不担心。而记者今年去赣州考察之际,陈士则表示资质问题和目录问题已经解决,发改委的部委联席会议对资质做了特批,因为这个项目是发改委对口扶持的,而且被列为江西省和赣州市的重点工业项目之一。




就像台湾中国时报记者庄丙农报道的,“在资格暂停审批半年后,今年2月11日国家发改委在北京的会议中决议,加速推动赣南苏区振兴发展计划,并明确指出其中一项重要且列为优先支持的产业发展即为‘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公司新建纯电动乘用车整车生产项目’,因此赣州昶洧电动车工厂将不再受发改委暂停资质审批影响申请生产资质,一旦正式取得便可进行电动车量产作业。”

 

而且,投资昶洧还在于,看重和相信昶洧的技术。“因为中国新能源的发展,都是认为有钱就能造车,实际上经过我们认真调研后,认为光有钱不行,必须有技术。包括底盘,比如我们看到的是全球唯一的新能源底盘,而且申请了国际专利。”

 

昶洧宣称的底盘技术亮点,首先是全铝的轻量化,而且采用了中国唯一的铝材激光焊接技术。并且,“我们可以把不同材质,比如碳纤维、铝合金、钢板甚至辅料,都可以铆合到一起。(记者:我看过捷豹路虎的工厂,也是铝合金铆接的)。他是铝合金的铆接,而我们可以是四种材料的铆接。这样有什么好处?就是可以一体化。”




此外,“我们造车的最大优势是什么?传统造车是先做底盘,然后设计外壳,而我是可以根据外壳来做,模块化的底盘是可以定制的,还包括安全方面的能量回收设计。”这就是沈玮之前所谓的“握寿司”的造车理念,这个说法曾让业内人士大吃一惊。

 

实际上,早在2015年12月,昶洧官方就曾公布,取得的专利价值达12.8亿元。这是昶洧(4529-TW)的香港子公司委托上海万隆资产评估公司,针对所拥有与GPS设备进行通讯的设备及方法等10项专利或技术做市场价值评估,给出的估值。

 

这其中,有已经在美国申请的专利——“电动车热管理系统及控制系统”(BMS)等9项相关技术,其技术入股的价值在4.75亿元人民币。这方面陈士则也提到,“电池里面的电解液是我们自己的技术。而BMS管理系统,特斯拉技术温度控制在±10度,而我们是±2度。就是我们不会让电池的监控温度超过2度。而且特斯拉电池管理是被动管理,而我们是在过程中始终控制不超过2度。”




而电池方面,昶洧并不是用国内新能源车企常用的方形或软包电池,而是与特斯拉即将采用的一样的21700电池。按照昶洧宣称的125kWh的电池组,电池数量在七八千颗左右。而参考国内刚刚上市的奇瑞新能源49kWh的车型瑞虎3xe,如果换用18650电池,大概用量在4000多颗。那么,昶洧的电动车电池这部分增加的重量,以及BMS管理的难度,都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对于量产时间,陈士则表示,2018年会试量产1000辆两门版的TP01,(占地50亩的试制车间。)SUV会后延,再说做SUV不存在难度。并且,“这个项目的产能预计是10万辆,这个车均价50万元,那就是500亿的产值,加上上游和下游,可以形成千亿的产业集群,而且我们可以做到每部车的税后利润达到15%。”

 


赣州的昶洧

 

昶洧真的这么厉害?还是需要实地查访一下才行。记者今年终于有机会前去查看一番。

 

昶洧公司和厂房所在的新能源汽车科技城,距离赣州市区还要30公里左右,在看到汽车城的指示路牌后,剩下的3.5公里路还是需要开好一会才能到昶洧公司所在地。




虽说是国家级开发区,但目前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公共交通工具直达,一般只能先到唐江镇后再想办法。不过互联网时代的便利在这时候体现了出来,你可以打一辆滴滴,会省了很多事。而且,位于南昌西南方向的革命老区赣州地区还是相对落后些,到现在从南昌到赣州还没有动车可坐,得坐4个多小时的绿皮火车才能到。

 

昶洧的厂房在周围显得杂乱无章到处是工地的开发区中,静静地矗在那里。昶洧的对面是国机汽车的厂房,主体架构已经完成,拉土的翻斗卡车不停地来去。记者最担心的情况还好没发生,如果到了地方只看到一大片荒草地,那可是“透心凉”了。

 

从外面看,厂区里面还是很整洁的,甚至门口还有一台自动售货机。这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开发区,就显得很人性化了。只是,如果你想拍照,门卫中那个胖胖的像小组长的马上会指着你叫起来:“别拍!拍了马上把你相机缴了!”果然是台式管理风格,连工厂门口有着很醒目的禁止拍照的标识。




到了实地你就会发现,目前建成投产的只是占地50亩的试制车间。从里面出来的一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试制车间已经造好了,但量产车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建造,从目前来看,还是没影子的事。而量产车间根据规划,应该是在试制车间的旁边。

 

那量产车间什么时候能完成呢?根据《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整车生产项目介绍报告》,“目标于2018年达到3000辆整车年产量,2019年达到1万辆整车年产量,2020年达到3~5万辆整车年产量,2021年达7万辆整车年产量,到2022年达到10万辆整车产量,之后根据市场需求逐步扩大到20万辆/年的整车产量。”

 

也就是说,按照项目的计划进度,这个时候量产车间至少已经开始动工才对,为什么到现在不见动静呢?陈士则后来告诉记者,为昶洧承建的德国杜尔公司(也是国内宝马汽车厂房的承建公司)建议,如果现在上马5万辆产能的厂房,之后再扩建到10万辆,二次成本会造成巨大浪费,不如直接上马10万辆产能的厂房。而昶洧接受了这个建议,并计划于2019年开建。




陈士则还告诉记者,目前已经跟国内的一家租车公司进行了合作,订单达到了1万辆,首期交车3000辆,而最终的订购目标在3万辆。至于是哪家租车公司,陈士则表示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对于目前的试制车间,还将把喷涂厂房拿出来进行二期改造,改造完成后将能达到6000-10000辆的产能。将来量产车间完成后,则作为研发和个性化定制车辆生产用。

 

从营销方面来说,昶洧将采用“网上订购,全球发行”的模式。而且将首先开展国内体验的方式,从北上广深重点城市开始。此外,同昶洧合作的租车公司还做过市场调查,昶洧的量产车型定价在35-40万元/辆,租用过其高档车的客户中有60%有订购意向。不过,量产后的昶洧在国内能创造何等的业绩,目前我们还无法下定论。

 


似是故人来

 

昶洧的前身是家台湾上市公司。昶洧股份有限公司(4529.TW)之前叫“雷风股份有限公司”,它的再前身为“力武电机”,成立于1987年11月3日,于2013年9月13日更名为现在的“昶洧”。




昶洧公司原先从事马达与电动工具机等代工业务,但是因代工毛利率太低,2011年下半年引进了新团队,转型发展电动车开发业务,2012年全面退出电动工具机产业,并在2013年还曾短暂投入食品买卖业务。此后,公司业务转向以自有品牌Thunder Power开发电动车款至今。

 

因为昶洧在国内的宣传相对低调,主要还是在台湾等地,出于众所周知的互联网原因,我们对其了解不多。比较著名的宣传语就是“国民党少将之子”,显示了沈玮的政治资本。

 

实际上,说到昶洧的创始人沈玮,就必然联系到另一个著名人物,汽车界的“设计狂人”雷雨成。

 

2013年8月,上海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会上,53:47的投票结果罢免了雷雨成的董事长职务。这让同捷科技的灵魂人物雷雨成措手不及。而推动罢免的就是沈玮仑(沈玮当时的名字)。




2005年,同捷科技开始搭建红筹架构计划海外上市,当时的中科招商和沈玮仑代表的Sino-JP(归属一家日本投资公司)即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2006年后,由于外部环境变化,同捷决定终止“红筹”方式上市的计划,启动国内上市。但直到2012年收购成飞集成时才见到“借壳上市”的曙光。

 

不过,因为“特斯克”的事情而重组告吹后,仅持股13%的雷雨成在日积月累的摩擦中早已失去耐心的沈玮仑推动下被罢免。其后9月26日召开的董事会上,沈玮仑提出了被雷雨成斥为“做空公司”的以1元/股将同捷与其在杭州新成立的电动车公司进行换股的方案,不过该方案最终未获通过。

 

其后,随着2014年雷雨成的复职,文华投资的介入,沈玮仑代表的Sino-JP退出,这一段江湖恩怨暂时告一段落。一年多之后,沈玮与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产业投资基金牵手。




而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股本构成中,赣南苏区(赣州)新能源汽车投资中心是主要的出资方,按照约定,要投入占49%股份的12.3亿元现金,而昶洧则以市场评估价12.8亿元的专利技术入股51%,包括价值8.1亿元人民币的“GPS设备通讯的设备与方法”等专利在内。

 

沈玮曾经在接受CNBC专访时表示,无意挑战特斯拉,主要目标是在中国及亚洲市场推广电动车。但是,媒体也有疑问,这375项专利,甚至连特斯拉的马斯克都想花20亿来买的底盘专利,真的能让昶洧是“PPT造车”的传闻哑口无言吗?

 

而对于昶洧和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产业投资基金来说,在发改委和国家政策的扶持下,“举整个江西之力”,昶洧的造车项目也是势在必得。4月10日,江西省发改委还向国家发改委提交了《江西省发展改革委关于呈请核准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年产10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的请示》。




在本文即将完成之际,正好陈士则对记者透露了一个信息,近几日海南方面还来人到昶洧做实地调研,并有预订5000-10000辆电动车的强烈意向。众所周知的是,前几日的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公开表示,海南省将于2030年前全岛使用新能源汽车,所以此次采购意向,将作为共享汽车,提供给坐飞机到海南旅游的消费者,满足其出行方便。

 

“风物长宜放眼量”,在今年造车新势力纷纷“落地”的当下,随着蔚来、威马、云度、前途、爱驰等一批车企的量产车即将和已经投向市场,也迎来了消费者的检验,昶洧在这波潮流当中能取得多大收获呢?希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在市场上长久发光发热吧。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