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野马,你拿这100万良心不疼吗?

原创 文/郑文 时间:2018-01-09 7:55

我们不站在强者一边,不站在弱者一边,我们站在道德真理的孤岛。

一个始于2016年2月份的一纸诉状,在上周五有了一个结论。

2016年2月份,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状告美国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旗下MUSTANG车型的中文名“福特野马”与其重名,以涉嫌商标侵权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过两年的诉讼,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胜诉,福特(中国)有限公司停止侵害野马汽车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并且获得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100万元的赔偿,福特旗下跑车MUSTANG将不能再以“野马”自居。

此事件中的主角之一川汽野马,以山寨的集大成者被大众熟知,商业轨迹一直伴随着山寨,其品牌的存在就一直在商业道德层面备受争议。野马F10抄底一直未被市场认可的Maestro车型而来,F10改款车型F12前脸开始模仿韩系车,近来的T70则又是大众途锐痕迹明显。大众、奥迪、英菲尼迪、斯巴鲁等车企都未能幸免于其模仿的“触手”。

在商业竞争中,四川野马的“犯规”程度已经到了旁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而状告福特野马的行为更是令人咋舌。事实上,状告福特野马商标侵权,并不能给四川带来销量上的增长或是知名度上的提升。

尽管很多车迷朋友称Ford Mustang依旧是人们心中那个“野马”。然而这件发生在2018年初的事件,或许很快就会被人们遗忘。后续无疑是国外品牌另行注册商标,或是从被抢注的企业处高价买回商标。一般大企业都会采取后者,苹果就是以6000万美元的天价将“iPad”商标从深圳唯冠重新购回。

而此事件中,我们所能想到的,四川野马能得到的也只是一笔可观的钱,与不怎么好听的名声。但无论如何,他这么做了,似乎对钱之外的其他毫不在乎。

今天,我们的时代,出现了太多这样怪诞而我们视同平常的现象。本田状告“山寨鼻祖”双环汽车抄袭,历时12年之久,最终反因牟取不当竞争利润而赔偿双环1600万元。路虎怒撕陆风X7,最后却判定双方的专利均无效。官司在即之时,陆风汽车负责人“兵来将挡,成竹在胸。”八个字言犹在耳。目前而言,此类诉状国外品牌还从未赢过。

再到恒大、东风日产2015年轰动一时的风波。亚冠决赛中恒大夺冠本是全民欢庆的时刻,却因恒大在比赛中擅自违背与东风日产的广告合同,擅自撤换东风日产广告一事将其推至风口浪尖。契约形同虚设。

放眼整个国内的商业环境,此类情况近年来依然屡见不鲜。苹果公司在国内先后遭受了商标被抢注、被恶意告专利侵权;美国知名运动品牌“New Balance”在中国因使用他人注册的商标“新百伦”,构成商标专用权侵犯,赔偿对方9800万元;英国古装剧《唐顿庄园》,在国内已经多行业都被早早抢注了相关商标,使其香皂、葡萄酒等冠名商品在中国市场的拓展困难重重,这意味着完全为他人做嫁衣;更别提LV、拉菲这样行业知名品牌在国内频遭山寨的困境……

2017年,中国汽车市场总量逼近3000万辆,这一年中国汽车不仅在销售总量上继续大幅领跑,也第一次在销售额上击败美国登顶全球,并从此奔向远方。国内四家值得尊敬的汽车企业也用各自的姿态迎来了自己的20岁成人礼。

中国经济经历着持续增长,财富出现大爆炸。在国家经济信息网关于2017年GDP总量的预测中,中国达到131735.85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经济学家判断2017年全年经济增速达到6.8%。但在社会飞速发展的过程中,扭曲、阵痛伴随着奇迹发生。光怪陆离的事件正在发生,而我们却习以为常。

我们或许可以隐隐感觉到,这些事件看似合理,但都指向一个不好的本质,似乎我们正在经历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伦理道德文化正在日渐消散。

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的30多年间,美国经历了工商业的迅速发展,城市化进程飞速,资产阶级进入了“黄金时代”,与此同时,全国都患上了投机流行病。狭隘的利己主义使“能创造利益就是好的”成为普遍价值观,道德失范严重。

这样的状态在“黄金时代”晚期,西奥多·罗斯福的就任之后得到了挽救。美国开始了一场全面改革的进步主义运动,在这场运动中,他们寻找工商业的道德重建、恢复自由竞争……知乎上有人问“镀金时代”有什么值得我们借鉴的商业模式,答案很丰富精彩。我倒是更想说,镀金时代更有值得我们警醒的前车之鉴。

我们不能忽视四川野马事件之下的微博评论是清一色的为四川野马辩护的网友,“这件事四川野马没错,他确实早于福特注册商标”。真正让人觉得可怕的是,我们内心的道德标准正在渐渐模糊,我们不知不觉也成了那个追求财富至上价值观的个体。

如今我们口口相传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这样的企业CEO的话语,并不厌其烦地咀嚼着并无营养的段子。我们太容易原谅这样的行业领先企业所作的“恶”,可怕的是我们每一个都身处其中。百度的竞价排名如今还在施行,前些日子,亲人还在问上海看睡眠障碍是不是上海健桥医院最好。我顿了顿,打开百度发现相关词条下果然第一是健桥医院。商业体每作下的一个恶都有无数个人前仆后继为此买单。

将美国历史赤裸裸的野蛮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拉回进步轨道的西奥多·罗斯福曾经说过:“我们既不维护富人,也不维护穷人;我们维护正直的人,不管他是富还是穷。”汽车公社创始人卫金桥在公司内部的会议中时常告诫自己的员工,我们要常怀敬畏之心,对这份事业的敬畏之心和对这个行业的敬畏之心。

未来的中国走在了推崇商业、振兴商业的道路上,如果“自我”的企业家们心中无克制、无信条、无敬畏,那未来的商业环境将污浊不堪,商人都将深受其扰,商业文明将无比遥远。今天我们高喊技术的飞跃,高喊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而我们恰恰忘了高喊,这个史无前例的社会文明飞跃,需要每个社会个体最高程度的自我道德“克制”。

商业活动从来都不会是清水一潭。但著名搜索引擎谷歌仍然努力喊出“Don't be evil”的口号,我们仍然希望在国内有自我道德约束强烈的企业站在时代的前列,做出楷模。

作为媒体,我们需要做这个高喊的个体,该像罗斯福所说的,我们不站在强者一边,不站在弱者一边,我们站在道德真理的孤岛。而作为老百姓,我们所能做的是什么?我们不能接受贪婪索取的灵魂,我们不能在违背商业道德的事例中麻木。

一切过往皆已成为序章,未来才是正题,这道题你我皆在其中,自我道德约束亦是最终的利己。

分享到:
7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