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肉”马克龙选车要致敬“硬汉”戴高乐?

原创 文/丁钰 时间:2017-05-16 15:58

马克龙选择DS作为座驾另有深意,仅仅是为效仿戴高乐?

夜幕重重里,一位独行者孤独但步伐坚定地走在卢浮宫广场。他朝向对面支持着他、为他的获选欢欣雀跃的人群,缓步走过这短短数分钟的路程,从此担起使法国焕发新生的重任。这一幕与香榭丽舍大道上的戴高乐雕像交相呼应,诠释着根植在法国文化中的孤独统治者的形象。

外媒称,马克龙在胜利之夜中的姿态是在效仿戴高乐,将独行者的形象再次拉回到法国政坛。而这正是法国人需要的统治者形象。那么当地时间5月14日,马克龙就职仪式上乘坐的车辆再次显现出其在追随着戴高乐的脚步。

凯旋门仪式结束后,马克龙乘坐是一款DS 7 Crossback车型,并非此前大家猜测的雷诺Espace MPV。截止至目前为止,DS 7 Crossback还没有上市,也就是说就职典礼上的总统座驾是全球仅有的一辆DS 7。

法媒普遍认为,总统选择的座驾不仅仅体现着其个人爱好,更是展示着其战略特,彰显着本国汽车水平。若被成功选上,荣升为“总统座驾”,对于入选车型而言更是一个活广告,且是由总统代言,不可谓不风光。在本国总统就职典礼上,本土品牌毋庸置疑是唯一的选择对象,正如红旗对于中国、林肯和凯迪拉克之于美国。

DS 7也被认为是马克龙对戴高乐的致敬和继承。早在DS还没成为PSA集团的豪华品牌,而是作为雪铁龙旗下高端车型存在时,它就成为戴高乐、德斯坦两界总统的座驾。并且DS也是颇具传奇色彩的总统座驾之一,这与1962年戴高乐经历的暗杀不无相关。

《豺狼之日》(The Day of the Jackal)电影中再现这一场景。当年,乘坐雪铁龙DS 19的戴高乐在巴黎遇到人生中最危险的一次暗杀。DS 19被14发子弹击中,导致车轮爆胎。凭借着DS的液压悬架技术,在车身遭遇巨大损坏后,司机依旧能够快速驶离现场,戴高乐及其夫人也因此幸免于难。

由于DS的高端属性和驾驶性能,第三任总统德斯坦也选择DS 23作为座驾。然而随着塑料材质等的出现,DS内饰变得较为廉价,因此销量大幅下滑,最终在1975年停产。

随后的四届总统中,仅第四任总统密特朗使用的是更为大众化和平民化的雷诺Safrane,概因80年代雷诺汽车因亏损严重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密特朗此举也有扶持之意。第五和第六任总统分别采用同为PSA集团旗下的高档车型雪铁龙CX、标致607。

2009年DS3亮相日内瓦车展,宣示着DS品牌正式重生。2012年第七任总统奥朗德乘坐DS 5 Hybrid4来到爱丽舍宫进行就职典礼,DS再次成为总统专车。DS 5 Hybrid4是当时DS品牌的旗舰车型,其混合动力特点也展现出法国对环保理念的重视。

无论是作为雪铁龙旗下的高端车型,还是PSA旗下的豪华品牌,DS的每次出新都成为法国总统的第一选择。本届法国新任总统选择DS品牌也暗合这一潮流。

除了这一历史选择性原因外,“年轻化”和“智能化”应该DS 7是吸引马克龙的重要属性。其设计较前款车型更为简洁,同时配置了两块12寸高清屏幕,更为贴合年轻人的选择。此外该车引入了自动驾驶功能,可实现自适应巡航功能,自动控制车辆速度和路线。作为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年仅39岁,其所属的年龄层次决定他更容易接受、推动年轻化的设计理念。

然而在法国,豪华品牌中销量最高却并不是DS品牌,而是德系奥迪、宝马和奔驰。豪华品牌往往代表着的是一家车企或一个国家的最高汽车生产工艺,DS品牌重生之后发展时间尚短,在车型、产品设计等方面不及德系品牌,因此给予它发展的时间、动力和支持也就成为PSA集团和法国的重任。

分享到:
0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